i 关键字:中国象棋快讯,栏目包含中国象棋快讯等内容
 
返回首页-中国象棋棋谱网

中国象棋-曾经光鲜如今没落 神童吕钦叹广东象棋后继乏人(后继乏人)

2014-04-24 04:00:03  中国象棋棋谱网
    摘要:吕钦,一个在象棋界如雷贯耳的名字。这把从惠东县山村里飞出的“小吕飞刀”堪称岭南象棋界中流砥柱式的人物,从1986年首夺全国个人赛冠军,到担任行政职务后退出一线,他的鼎盛期持续了二十多年,在全国乃至世界性的大赛中夺得过的荣誉更是数不胜数,这也让他成为象棋界的一大传奇。如今,年过半百的吕钦已经彻底退出一…

  吕钦,一个在象棋界如雷贯耳的名字。这把从惠东县山村里飞出的“小吕飞刀”堪称岭南象棋界中流砥柱式的人物,从1986年首夺全国个人赛冠军,到担任行政职务后退出一线,他的鼎盛期持续了二十多年,在全国乃至世界性的大赛中夺得过的荣誉更是数不胜数,这也让他成为象棋界的一大传奇。

  如今,年过半百的吕钦已经彻底退出一线,也逐渐适应了作为广东省棋牌运动管理中心主任那些琐碎的事务,但他曾经书写的历史不会被忘记,反而是在广东象棋式微的大环境下被衬托得愈发光鲜。

  专题统筹 胡明亮 专题策划 魏必凡

  专题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邓菲菲

  成名

  山村里飞出

  象棋“神童”

  吕钦的成长经历,相信很多棋迷都不会感到陌生,那是一个标准的“山村里飞出金凤凰”的故事。

  出生于盐民家庭的吕钦在七个兄弟姐妹中排行老二,幼时家境贫困,而在上个世纪60年代的广东农村,不仅仅是孩子,连大人也没什么休闲活动,象棋是唯一的娱乐。

  “凑巧的是,跟我家同一条巷子、大概就隔三四间屋的地方住了一位孤寡老人,村里的老人很喜欢聚集到他家玩,而他们最主要的娱乐项目就是下象棋。我那会也没什么功课,下了课就往那里跑,看着看着就学会了,而且很快把村里的老人家都赢了,然后老人家们就开始传我有天赋,是个‘神童’。”吕钦回忆道。

  胜利让吕钦享受到了象棋的乐趣,但由于家境贫寒,他根本买不起一毛多一副的象棋。于是,他就捡来瓦片,在上面写上车马炮的字样当棋子,用粉笔在地上划上楚河汉界。“其实当时根本没想过当不当棋手什么的,纯粹是没事做,不玩棋就玩泥沙。家里的兄弟姐妹其实也都会下棋,但他们都没我这么大兴趣。”

  浓厚的兴趣加上惊人的天赋,吕钦很快便“打遍村里无敌手”,从村冠军到公社(相当于现在的镇)冠军,再到县冠军,他的名堂也变得越来越响亮。

  1973年,吕钦夺得惠阳地区的冠军,随后代表惠阳参加省赛。

  “那时年纪小,下棋不耐烦,很容易走神,所以那次省赛成绩其实不是很好,只拿到了第九名。不过杨官璘却看中了我,觉得我很有潜质,所以1974年的时候就把我调到省队集训,”吕钦说,“到省队之前,我都算是‘野战棋’,没有老师教,也没什么系统训练,全靠实战,1973年参加省赛的时候,我还连什么叫‘炮二平五’都不知道。到了省队之后,我才知道象棋还有术语、有棋书,有开局、中局和残局,这么多讲究。”

  集训了一年多之后,吕钦回乡完成高中学业。1977年,他代表惠阳地区获得省赛冠军,并在公社领导的游说下推迟高考、代表广东省参加了1978年的全国少年赛。结果他在全国少年赛中一举夺魁,也因此正式进入省队,成为了一名专业棋手。

  辉煌

  “快马飞刀”

  冠军拿到手软

  在省队的系统训练让吕钦的技术得到了完善,棋艺也因此突飞猛进:“之前因为是‘野战棋’,所以中局还可以,但开局和残局是不行的,碰上水平一般的还能翻盘,碰上水平高一点的就很困难了。所以刚进省队的时候,我每天都打谱,有时候一天能打上五六个小时。那时候杨官璘是教练,他对我的影响非常大,特别是他的残棋,此外就是他的敬业精神。就敬业而言,可以说棋界几十年都无人出其右,他对棋是完全痴迷,生活中只有棋。现在我经常跟队员们说,你们能学到杨老师三成就不得了了,”吕钦回忆道,“加强训练之后,我的开局好了很多。”

  夺得1978年全国少年赛冠军后,吕钦就不再参加少年组的比赛,从1979年开始参加成年组的比赛。1986年,他首次夺得全国个人赛冠军,虽然此后他又曾四次夺冠,但第一次捧杯时那种兴奋到难以形容的心情,他至今仍记忆犹新。

  “因为1984年那次全国赛我已经距离冠军很近了,正好处于上升阶段,积分也一直领先,最后三盘棋只要赢一盘就可以夺冠。结果正因为太想拿冠军,觉都睡不好,患得患失,那三盘棋下得大走样,一下子掉到了五名开外,那应该是我最遗憾的一次比赛,甚至影响到我的心情,1985年的比赛也没能打好。正因为如此,1986年夺冠的时候我才会那么激动,兴奋得都快掉眼泪了。”这只是吕钦职业生涯辉煌的开始,在他三十多年的职业生涯里,他总共获得五次全国个人赛冠军、两次亚洲个人赛冠军、五次世界个人赛冠军,团体冠军更是不计其数。

  熟悉吕钦的人都知道他有“快马飞刀”的美誉,特别是在电视快棋赛中,他犀利的进攻和敏捷的反应都让不少棋迷大呼过瘾。电视快棋赛总共举办了十六届,他拿到了十一次冠军,优势可想而知。

  “我下棋向来都很快,这可能跟我性格有关系,也跟早期下棋形成的习惯有关系,那时候在村里,有时一天能下一百多盘棋。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,象棋其实还没有用时的限制,但有人给我统计过,每盘棋我自己用时都不会超过45分钟,夸张一点说,睡一觉再回来下都足够。对我来说,我从来不存在时间不够的困扰,如果按照现在的用时制度,没准我还能拿更多的冠军。”

  转型

  退出一线

  叹广东象棋“断档”

  由于行政事务的牵绊,如今的吕钦已经彻底退出了一线,连摸棋的时间都很少了。“有时候兴致刚上来,拿副棋想要摆一下,又有电话打过来了。所以说我当教练的时候竞技状态还没怎么受影响,但当了棋牌中心主任之后精力就真的不够了。”

  退出一线后,吕钦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培养新人上,而如今风靡棋坛的象棋软件,也让这位曾经的一代英豪产生了担忧:“象棋软件确实给棋手提供了便利、节省了不少时间,但也因此让一些年轻棋手产生了依赖的情绪,这让他们的基本功变得很不扎实。”

  在吕钦看来,象棋软件应该是“不到万不得已就不用”:“软件应该是辅助手段,只有当你百思不得其解、很长时间都想不明白时才将问题输入软件寻求答案,正因为有这个思考的过程,你的记忆才会深刻、基本功才会扎实。但现在的小孩很懒,你给他一个谜语,他马上就想知道答案,这样其实‘入不了脑’。在我们那个年代,‘拆’是很重要的一部分,现在的年轻棋手见面都不是讨论‘你怎么拆的’了,而是讨论‘软件怎么走的’,这样虽然你很快就能得到答案,但时间长了就记不住了,不像我们一步步拆出来的能记那么多年。”

  吕钦说,“软件搞到棋手都投机取巧,自己研究棋少了,其实也失去了象棋最原始的乐趣。”

  广东象棋的辉煌曾经让全国为之艳羡,但在“岭南双雄”之后却一直为后继无人所苦,吕钦也只能感慨人才“可遇不可求”。

  “其实跟以前相比,现在我们的要求已经是降了一大截了:像我们那个年代,拿团体冠军是正常的,亚军都算失败,而现在能进前三都已经很高兴了。广东象棋群众基础是雄厚,但顶尖的棋手还是要讲天分和悟性,有时候开不了窍就是开不了窍,目前我还没有发现特别好的人才。只能是多叫好苗子来集训、加强培养,希望早点找到‘接班人’了。”

sports.sohu.com true 大洋网-信息时报 http://sports.sohu.com/20140422/n398630967.shtml report 3168 吕钦,一个在象棋界如雷贯耳的名字。这把从惠东县山村里飞出的“小吕飞刀”堪称岭南象棋界中流砥柱式的人物,从1986年首夺全国个人赛冠军,到担任行政职务后退出一线,
(责任编辑:zhangxu)

   声明:本频道部分资讯内容转引自合作媒体及合作机构,不代表中国象棋棋谱网自身观点与立场。关键字中国象棋象棋棋谱象棋残局,象棋,冠军,棋手,飞出,全国,广东,惠东县,软件